才良研究

【律師說案】景德鎮為宇路的故事

 

本文作者 王才亮律師

 一個追求公平正義的非著名律師

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人民大學律師學院兼職教授,中國建設管理與房地產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曾兼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執行委員、副主任,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委員會委員。

 

?

 

前言

新建十幾年的房屋,竟被定為棚戶區而被拆遷,心痛的不僅是居民的房產,還有這背后的故事。

 

2019年9月19日下午,為了景德鎮市為宇路片區被列為棚戶區改造的征收決定案件,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景德鎮市中院第五法庭召集雙方詢問談話。談完話后我在景德鎮中級法院門口碰到一位原景德鎮陶瓷系統的中層干部,便談起了當年的為宇路建設,他們還很留戀并肯定當時的市長、書記。正是有了這條馬路的開發建設,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當時陶瓷系統的經濟困境。

 

上個世紀90年代,由于80年代末那場政治風波 ,世界各國特別是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了經濟制裁,而以外貿為主要導向的景德鎮陶瓷行業的國際市場滅頂之災,絕大多數外貿訂單被撕毀,企業立刻陷入困境并波及到上下游企業。記得當時的市長殷國光擔任市委書記(后來任江西省政協副主席),市長由外地調來了也就是現在的國家信訪局局長舒曉琴同志擔任。因此,陶瓷系統的改制、解困脫貧工作是當地黨委、政府的頭等大事。市委市政府領導分別到企業蹲點掛點,幫助企業解決困難,還從市委市政府求調了幾位年輕干部到企業任職廠長。例如,舒曉琴同志在任景德鎮市市長、市委書記期間帶著工作組蹲點東風瓷廠,時任景德鎮中級法院前院長陳長生同志擔任了市匣缽廠,時任市政府辦公室負責人余振太同志擔任藝術瓷廠廠長。

 

而我十分僥幸,因為在那場政治風波到來之前的1988年考取了律師資格后做出了我人生的一次最重要的選擇,從當時經濟效益排在景德鎮市前列的瓷用化工廠的科長任上調入市司法局到市法律顧問處(剛改名第一律師事務所)當了一名專職律師,不久后就被聘請為景德鎮市人民政府的常年法律顧問。由于我有1975年從江西省第三監獄調入景德鎮市景興瓷廠,1981年調入瓷用化工廠直至1989年當律師的十四年陶瓷系統從工人到干部的工作經歷,作為政府法律顧問參與政府對陶瓷行業的改革以及處理企業相關糾紛時建言獻策有著不講外行話的優勢。

 

記得上世紀90年代的陶瓷企業的工人們因為發不出工資而堵馬路,堵市委市政府的大門的事情經常發生。我作為市人民政府的法律顧問多次陪著市委市政府領導去接待,與工人們做解釋工作。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景興瓷廠的工人們堵政府大門的那次,看到當年的一部分老同事得不到生活費,報不了醫藥費的困難,而時任企業領導也多是我的老同事心急如焚但毫無辦法的困境,我深表同情。當把堵馬路的工人們引導進了當時的市政府禮堂之后,時任的市政府領導許愛民同志向市委匯報后,拍板決定從財政上調集一部分資金解決景興瓷廠眼前的困難。當我回到市政府禮堂代表市政府把這個意見告訴了我那些老同事之后,工人們表示同意并即刻散去了。

 

正是在國企這種特別困難的背景下,景德鎮市委市政府決定積極推動困難企業利用位于市區中心的閑置廠房來搞房地產開發,所得利潤補貼企業改制之需要,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這一次開庭涉及的為民市場與宇宙瓷廠的改制情況,我也是很熟悉的。

 

宇宙瓷廠是生產新彩(貼花)瓷器的出口型企業,我們家有多位親戚在這個廠工作。宇宙瓷廠由于嚴控質量管理,所生產的“美卡沙”茶餐具和“十二金釵”彩盤在國內外享有聲譽。這個成績和時任廠長劉漢文的努力是分不開的,而劉漢文正是上世紀九十代我在景德鎮的樓上鄰居。

 

為民瓷廠的改制我則更加熟悉。記得1975年8月,我所在的江西省第三監獄武裝連在向部隊移交監獄警衛任務后交槍解散,戰友們有兩個去向:第一,是留在第三監獄當管教干部。第二,分配到景德鎮市陶瓷行業的五家企業當工人。絕大多數戰友都選擇了第2條道路,原因一是我們都出生在景德鎮,家都在景德鎮市區,想回家;二是從經濟上考慮,那時候的干部與工人無論是政治上還是經濟上相差不大,而且陶瓷企業的工人比當干部工資還高。我們根據工齡都可以套陶瓷企業的二級工,月工資38.87元,而當干部月工資只有36元,多 2.87元,4斤豬肉啊!

 

江西省陶瓷工業公司指定了5家企業接受我們,分別是景德鎮市為民、紅星、建國、景興瓷廠和市匣缽廠。當時的為民瓷廠是全國陶瓷企業當中裝備新、經濟效益較好的企業之一,而且當時有一個口號叫“工業學大慶,陶瓷行業學為民”。所以戰友們的第一選擇是為民瓷廠。那時候也要講點關系,才能被分配去為民瓷廠。我關系不太硬,所以去了景興瓷廠而且當了最苦最累的一年裝坯工人,但戰友們的情誼在,平時還經常能夠聚會。我當律師后,這個廠的廠長先是我在景興瓷廠的老同事歐陽壽陽,后來的廠長、副廠長分別是我的老戰友黃庭輝、胡作英,所以與為民瓷廠接觸較多。為宇路的開發建設是當時政府的一項重要工程,我作為政府的法律顧問多次去看過,關心過。

 

下圖集為現被定為棚戶區的住宅,可向右滑看更多。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正因為如此,我在法庭上講了這條路的來歷。這條馬路怎么來的,為什么叫為宇路?來源是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當時的市委市政府為幫助企業解困脫貧,走出一條新路而調整規劃把為民與宇宙兩個瓷廠之間的圍墻打掉,拆除相應的廠房修了這么一條路打通了珠山東一路和東二路的交通,路兩邊則陸續進行房地產開發,政府給予稅費減免,主要所得利益利潤用于解決下崗職工的生活困難。為此這條路就取名為宇路。為宇路片區即路兩側共60幾幢樓房,全是新房。其中一側二十幾幢房子由于前幾年城市管道氣建設的公共利益需要而已經征收拆除。留下的一側47幢樓房建成才十多年時間居然成了棚戶區,這還講不講歷史和實事求是?當年為這個為宇路的建設開發做出貢獻的老領導們怎么想?

 

在上次的開庭中,我看到了政府的規劃,在整個拆遷范圍內要建大面積平方的商品房。于是,我提建議在這個地方如果是一定要拆,那么也請在這個地段給被征收人們以產權調換,這也是法律給予被征收人的合法權益。十分遺憾,政府對為宇路的被拆遷戶的回遷問題至今沒有同意,而是決心把他們遷到郊外的安置房去。

 

看著景德鎮市中級法院那巍峨的大樓有一點點擔心:如果按照景德鎮市現在的拆遷進度與理論,法院這座大樓再有10年不到的時間,也會被定為棚戶區而予以拆遷的。再想想北京的三里河那一帶的部委大院都是上個世紀50年代建設的,應該是棚戶區無疑了。

棚戶區改造文章

實務 | 棚戶區改造操作實務

棚戶區改造政策會急轉彎嗎?

舊文 |  “棚戶區和城中村改造”的思考與建議

 

 

 

2019年10月23日 19:16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才良研究    【律師說案】景德鎮為宇路的故事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儿童学围棋的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