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國家賠償之前需要哪些前置訴訟?

國家賠償之前需要哪些前置訴訟?

楊軼群律師


2015年,因長安電子廠及周邊舊城區、棚戶區改建項目(二期)需征收方某位于六安市東市街道棗樹林5#門面房屋。金安區政府就相關補償事項與方某進行了商談,雙方未能達成補償安置協議。2016年3月5日下午,金安區政府組織工作人員拆除了房屋。

其后,方某先行請求法院確認強拆違法,法院判決確認強拆違法,方某進而提起了行政賠償訴訟。六安中院認為該事項屬于政府依照《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條例》應當履行的補償安置的職責,方某可以另行向金安區政府主張,因此駁回了方某的起訴。

這一案件的特征在于行政機關違法強拆了房屋之后針對于房屋產權人應當承擔的是行政賠償責任還是繼續履行征收房屋安置補償職責。

個人理解六安中院的判決,實際上是認為案涉的房屋征收補償程序尚未產生一個具備行政效力的結果,金安區政府未完成房屋征收補償安置工作,所以應當由金安區政府來繼續履行房屋征收補償安置這一職責,而非直接由法院來判定。

這就涉及到以下三個問題:

1、






房屋征收決定的合法性;

   案件中,方某未對房屋征收決定提起訴訟,其結果是整體性的房屋征收決定仍有法律效力。

2、






賠償責任還是補償職責;

   這個問題應當分列:其一,強拆造成的物品損失應當屬于賠償責任范圍;其二,因征收決定仍具備法律效力,房屋安置補償應當屬于補償職責。

3、






國家賠償訴訟的前置訴訟;

六安中院判決駁回方某訴求的基礎是征收決定的合法存在,如果方某在訴強制拆除違法之前,起訴要求撤銷房屋征收決定并獲得法院支持,那么金安區政府就不再能夠繼續依照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履行房屋征收補償安置職責,而應當直接在國家行政賠償訴訟中承擔賠償責任,法院也就有權直接對于區政府應當承擔的責任進行判定。因此,在提起行政賠償訴訟之前,被拆遷人有必要針對政府已作出的各類行政行為進行全面分析,確定各個訴訟的具體對象,為行政賠償訴訟的進行打下良好的基礎。



后附已公開的行政賠償判決書:

方某與六安市金安區人民政府、六安市金安區東市街道辦事處城鄉建設行政管理:房屋拆遷管理(拆遷)行政賠償賠償判決書

安徽省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行 政 賠 償 判 決 書

(2016)皖15行賠初38號

原告方某

被告六安市金安區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霍紹斌,該區區長。

被告六安市金安區東市街道辦事處。

法定代表人劉中亞,該街道主任。

原告方某訴被告六安市金安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金安區政府)、六安市金安區東市街道辦事處(以下簡稱東市街道)違法拆除房屋行政賠償一案。本院于2016年5月23日受理后,向兩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及應訴通知書,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年7月13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方某的委托代理人許文春,被告金安區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汪東,東市街道的法定代表人劉中亞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方某訴稱:2015年,被告因長安電子廠及周邊舊城區、棚戶區改建項目(二期),需征收原告位于六安市東市街道棗樹林5#門面房屋。被告就相關補償事項與原告進行了商談,由于被告給予的補償極不合理,雙方未能達成補償安置協議。2016年3月5日下午,被告組織工作人員對原告的房屋實施了拆除,被告強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為嚴重侵害了原告合法的財產權益。請求:1、判令兩被告按涉案被拆除房屋面積(63平方米)的1:1.3比例就近賠償安置原告門面房81.9平方米;2、判令兩被告支付原告屋內外附屬物品、配套設施、裝潢等暫定120000元;3、判令兩被告賠償原告屋內被損毀的財物賠償金38萬元;4、判令兩被告賠償原告自2015年7月10日起至起訴時原告租金損失暫定28500元;5、本案訴訟費用由兩被告負擔。

被告金安區政府辯稱:1、被告對涉案地塊上的征收行為依照法定程序進行,征收實施單位已與絕大部分被征遷戶簽訂了安置補償協議;2、被告并未對原告房屋實施強拆行為,原告所舉證據不能證明被告組織、實施了強拆行為;3、原告超越法律規定的、不合理的賠償請求不應得到法律的支持。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請。

被告東市街道辯稱:被告主體不適格,東市街道未參與強制拆遷,原告要求賠償訴請無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請。

原告方某起訴時,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證據材料:

1、原告身份證復印件、房產證復印件及證明一份,證明原告的基本身份信息;原告系涉案房屋的合法所有人。

2、房屋丈量面積公示單;《長安電子廠及周邊舊城區、棚戶區改建項目(二期)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方案》,證明涉案房屋的實際丈量面積是63平米,按照被告主張的拆遷安置補償安置情況。該方案雖因征收決定被確認違法,作為征收決定的一部分亦被確認違法,但是我方要求的補償應不低于該方案規定。

3、照片一組、六安市公安局不予受理信訪事項告知書及報案人身份證復印件,證明被告違反法定程序違法強拆的具體情況。

4、網頁打印六安城區征遷工作(2015第31期,2015年7月6日)征遷工作一周進度表,證明被告負責長安電子廠棚戶區項目拆遷計劃完成時間2015年6月30日。

5、六安市中級人民法(2015)六行初字第00100號及00107號判決書復印件,證明被告針對原告房屋所在同一建筑的強制拆遷行為,已經被生效的法律文書確認違法。

6、房屋室內裝修工程施工合同等材料,證明原告房屋室內物品、裝修遭受損害的事實。

7、起訴時委托法院司法鑒定。具體損失由鑒定機構鑒定結論。

被告金安區政府在法定期限內,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證據材料:

1、《金安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決定》(金政[2014]169號)、《六安市金安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公告》(金政[2014]170號)、六安市城市規劃委員會會議紀要第3號、規劃紅線圖(部分)、社會風險評估報告、函,證明金安區人民政府對長安電子廠及周邊舊城區、棚戶區改建項目(二期)規劃紅線范圍內國有土地上房屋及附屬物進行征收改造,是為了公共利益,并依法定程序開展;

2、房屋搬遷驗收單,證明原告承諾2014年11月25日前交房。

經庭審舉證、質證及當事人陳述,原、被告所舉證據均與本案具有關聯性,可以綜合分析作為本案定案依據。

經審理查明:2014年11月5日,被告金安區政府作出《六安市金安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決定》(金政【2014】169號),決定對長安電子廠及周邊舊城區、棚戶區改建項目(二期)規劃紅線范圍內內國有土地上房屋及附屬物進行征收,并發布了公告,對征收目的、范圍、征收部門、實施單位、簽約期限等作了明確規定。原告方某位于六安市東市街道棗樹林5#房屋在被征收范圍內。2014年11月17日,房屋征收部門工作人員對原告被征收房屋的面積、結構及附屬物等進行了現場勘驗。后房屋征收部門就房屋征收安置、補償事項與原告進行了商談,但未能達成安置補償協議。2016年3月5日,被告組織實施對原告的房屋予以拆除。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規定,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使職權,有本法規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的情形,造成損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國家賠償的權利。《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二條規定,原告在行政賠償訴訟中對自己的主張承擔舉證責任。被告有權提供不予賠償或者減少賠償數額方面的證據;第三十三條規定,被告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但尚未對原告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或者原告的請求沒有事實根據或者法律根據的,人民法院應當判決駁回原告的賠償請求。本案中,被告金安區政府組織實施拆除原告方某房屋及附屬物的行為已被依法確認違法。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條例》第十七條規定,對被征收人給予的補償包括:被征收房屋價值的補償;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遷、臨時安置的補償;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產停業損失的補償。關于原告要求判令被告按1:1.3比例予以回遷安置、支付附屬物及裝修等費用的請求屬于政府依照《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條例》應當履行的補償安置的職責,原告可以另行向金安區政府主張。原告提供的室內物品損失清單,缺乏其他相關證據的印證,本院不予采信。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三十六條第(八)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方某的賠償請求。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顏 凱

審判員 張西湖

審判員 劉瑩潔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 崔世敏



2018年7月30日 11:16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才良研究    研究動態    國家賠償之前需要哪些前置訴訟?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儿童学围棋的弊端 股票买涨还是跌 河南福彩快三电脑版 期货配资公司代理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记录 国内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吗 管家婆2020年资料免费公开 资产负债表未分配利 广东11选5精准一胆 pk10滚雪球计划表 时时彩平台违法